文学天地 首页 - 文化生活 - 文学天地
散文《目送》
作者:魏媛萍 | 浏览次数:

近期读台湾作家龙应台的散文集《目送》,其中有段话“作为父母的子女,作为子女的父母,彼此的身份,是在一生之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转换——只是第一次的目送是成长,最后一次的目送却是永别。”读后感同身受,感慨万端。 

犹记得父亲知晓自己生病后,他瞒着我们,现在想来是用一种复杂无奈的眼神到门口迎接我回家。离家还很远就看到父亲在路口上等我,走到父亲跟前时,他已迎着我走了好几步,高兴地喊着我的小名,父亲那天超常的热情,但我却丝毫看不出来父亲是强忍着悲痛用笑脸迎接他的女儿。后来父亲进医院做手术、化疗治疗,不断地出院转院,受尽了病痛的折磨。在父亲生命的最后时刻,他说话已很吃力,只用眼睛和我们对话,目光久久地注视着我,他用眸子示意我坐到他身边,我问他是否要喝水,父亲极其微弱的说“我娃说到爸心上了”,这是父亲留给我们的最后一句话,当我用勺子给他喂水时,父亲静静地怔怔地看着我,我强忍着泪水,不敢直视父亲的眼睛。那眼睛里分明蕴藏着所有的期盼不舍和所有的无奈爱怜!如山一样伟岸的父亲倒下了,我也平生第一次悲痛欲绝地和最亲的亲人生离去别,体会那刻骨铭心的痛楚,肝胀寸断地目送父亲魂归故里却爱莫能助。

后来,孩子要到离家一百公里外的省城去上初中,11岁的他从没离开过家,人生地不熟地,送他到学校安顿好后,我们要走了,儿子哭泣着,用恋恋不舍的胆怯的眼神看着我们,我也泪眼婆娑地和儿子告别。我目送着小小的人儿孤独的背影进了宿舍,纵有千般不舍,也只能忍痛转身离开。这是他成长过程所必须的经历。

以后无数次的转身、离开、目送,都成了生命中的过往,孩子也渐渐成熟,渐渐对你的叮嘱感到不耐烦,你想和他告别他早已转身不见踪影。正如龙应台所说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,只不过意味着,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。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,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,而且,他用背影默默地告诉你:“不必追”。

如今,儿子大学毕业在省城工作,而我们还在外地打拼,等我休假北上时,成了他目送我们离开。我要坐车走了,他背着我的行李,送我到站台,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。我感慨、欣慰,孩子终于长大了。后来他曾打电话对我说“妈妈,你们走时的背影,让我感到莫名心酸,现在才体会到当年你们送我上学走时的心情。”

是啊,父女母子彼此的身份,是在一生之中一次又一次的目送中完成转换。再多的遗憾、不舍都不过是生命的过程。目送孩子的背影,是满目朝阳有希望和欣慰,目送父辈背影,是昏黄夕阳中上一代人渐渐离去的情绪,人生烟火就这样轮回往复,亲情天空下就这样交替着春秋冷暖,我们只能往前走,用现在来填补过去的空白和伤口,带着爱和释怀与生命和解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泰和公司   魏媛萍)

上一篇:
下一篇: 诗歌——《记者颂》